最佳小說 > 夫人腰軟明艷拿捏晏總讓他淪陷晏北州赫瀾 > 第60章 南家著手算計赫瀾

晏北州吃的不多,幾口素菜而已。

但他在喝酒,助理親自帶的酒水。

“在想明天談判的事。”

南嶼溫怎么可能相信這個解釋。

她放下筷子用濕巾擦了擦手,然后抽出一張干凈的紙巾,“給你變個魔術。”

魔術?

晏北州沒有不給面子,兩人座位之間隔著大概一米左右的距離,他胳膊搭在扶手上,手撐著額頭看著。

只見南嶼溫將紙巾展示了一遍,隨后輕輕紙巾那么一抖,它掉落的瞬間,原本沒有東西的桌沿上竟多了一個長條形的盒子。

晏北州挑眉。

他也許是注意力不集中,腦袋里正在想赫瀾,所以的確沒發現那個盒子是什么時候出現的。

南嶼溫笑著將盒子推到他面前,“我偶然聽人說,你以前的夢想是當個畫家。高中的時候就有畫作被畫館收購了。成年人的世界里再談夢想就有點奢侈了,就送晏總一只畫筆,算是提前慶祝我們合作愉快。”

盒子打開,一只畫筆正躺在那。

夢想?

這對于晏北州來說,已經是非常非常遙遠的詞語了。

但南嶼溫的這番話,的確讓他笑了起來,并且是今天從早到晚最和善的表情。

“多謝南小姐。”

“叫南小姐就太客氣了。叫名字就好,南嶼溫。”她談笑間是落落大方,一點都不會讓人覺得被冒犯。

南嶼溫舉起酒杯,“開心點兒,晏總。”

開心點兒……

晏北州走了神,不知不覺的喝了很多酒。

他今天出差沒告訴赫瀾,倒不是因為有情緒,而是昨天她睡得太晚了,下了飛機之后他給她發了消息,但赫瀾遲遲沒有回復。

包括到現在為止,她沒有消息過來。

一種莫名的憤怒,讓晏北州心情極其的差,結果自然就是有點醉。

十點鐘。

眾人吃過飯回了酒店。

謝寧與南嶼溫一起把他送回來的,倒不是晏北州不能自己走,而是他現在頭疼的厲害。

“南小姐,能不能麻煩您在這里幫我照看一下晏總。隔壁有藥店,我去給晏總買點藥。”謝寧說。

南嶼溫點頭:“快去快回。”

“好!”

晏北州沒有躺下,而是靠在沙發里閉著眼睛,沒睡好又喝了酒導致腦供血不足帶來的頭疼。

南嶼溫也自覺地沒有搭話打擾他休息,靜靜地看著男人的臉。

他的外形的確足夠出眾,能力也很強。

幾次共同出差的過程中,南嶼溫總是會情不自禁的被他縝密的思維和談判時的氣場所折服。

欣賞,崇拜。

人的私欲在這個夜晚侵蝕著每一個人。

也包括南嶼溫。

她想,如果商業聯姻的最后真的是嫁給的他,那她應該……

不會抗拒。

“叮咚。”

“這么快?”南嶼溫去開門。

“這么快就……”

門一打開,愣住的南嶼溫,而不是赫瀾。

女人站在門外,手里拎著一袋藥以及水,“我剛剛在后面看到你們了,他喝酒了吧?是不是有些頭疼了?”

赫瀾到了這邊沒有第一時間聯系晏北州,因為她知道他們肯定在忙,便出門去覓食。

結果恰巧回來的時候進酒店,就看見剛進入電梯門的幾人。

她要找晏北州的房號,需要出示身份證件,過后又去買了藥,這才耽擱了一點時間上來。

不知為何,這會看見赫瀾,南嶼溫居然沒了以往的坦蕩。

她讓開路,“晏夫人您快請進。晚上我們一行人的確喝了點酒,晏總有點頭疼,謝寧助理去買藥了,所以讓我在這里照看一下。”

房間里面有些頭疼到昏昏欲睡的晏北州,隱約聽見了赫瀾的聲音。

他還以為是自己出現了幻聽。

不然赫瀾怎么會出現在這里?

“老公?”赫瀾走過來彎下腰,對著他揮了揮手。

晏北州睜開眼睛,在確認了幾秒鐘后,才直起身:“你怎么在這?”

“先把藥吃了。”赫瀾拿出藥,擰開水。

男人乖乖聽話。

南嶼溫站在旁邊看著。

她注意到這個男人在吃藥的全程,目光都盯在赫瀾的身上。

吃完藥,晏北州又問了一遍:“你怎么在這?”

“我都惹你生氣了,我不得趕緊過來哄哄我老公嗎?”赫瀾笑著蹲下來。

她也沒在意南嶼溫在場,用手捂著男人燙燙的臉頰,“生氣就不告訴我出差了?”

“我沒生氣。”晏北州有點說不出的緊張。

準確的說應該是他完全沒想到赫瀾會來找自己,并且來找自己的原因僅僅是因為擔心自己生氣了。

“我怎么會生你的氣。不是給你發消息了?”晏北州的溫柔讓南嶼溫看的有點吃驚。

她從沒聽過他這種語氣,仿佛生怕聲音大了會嚇到他的太太。

“那也不行,我得親自過來找你。”

赫瀾站起身,“謝謝南小姐了,這么晚還要您幫忙。你們晚飯吃的怎么樣?要是沒吃好的話,我請您吃夜宵?”

南嶼溫此時還有一半反應處于震驚之中,竟下意識點了頭。

“老公你先休息。我們去外面吃點夜宵,你要是餓了我一會給你帶一點回來。”赫瀾說。

誰料,晏北州居然跟著站起來,“我跟你們去。”

已經答應了,再反悔怕是不好,南嶼溫只能跟著一起出去吃點夜宵,順帶著正好迎上了剛回來的謝寧。

“太太?”謝寧驚訝。

赫瀾沖他笑著點頭,“走,去吃夜宵。”

吃夜宵?

-

吃火鍋的時候他們誰也沒有真的放開肚子吃,畢竟老板們都在,也要顧及點形象,所以基本這種時候大家都是吃個半飽。

赫瀾選擇了一家中餐館,點了幾道菜,“這兩道菜不要放辣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罷了,女人對南嶼溫道:“上次跟你吃飯,我記得這兩道菜你喜歡吃正常口味的。”

南嶼溫微微驚訝,“晏夫人費心了。”

“應該的。”

而晏北州則全程盯著她說話。

“晏總,我總覺得有人在跟著拍我們。”謝寧這時注意到外面的某一輛車。

晏北州道:“隨他們。”

“會不會是拍太太的呀?”謝寧疑惑。

畢竟赫瀾也算個名人。

“應該不是吧。我出門沒人知道。”

南嶼溫低著頭吃著飯,并沒有選擇接這個話題。

不知為何,她總覺得今天看見的赫瀾,與之前碰面的人,感覺完全不同。

也許是做賊心虛。

南嶼溫這樣想。

所以夜宵吃完后她第一時間回房間休息了。

南先生這時打來電話:“已經發到東城的新聞上了,輿論正在按照我推測的方向走著。”

網上都在揣測晏北州與赫瀾可能感情生變,畢竟網友的腦洞都是很大的。

那些跟著偷拍的人是南先生安排的,南嶼溫阻止不了。

在南先生眼中,晏北州的那個太太就是個很簡單的人,一點城府都沒有,家世又不算非常強大。

只需要稍微花點心思,就能讓她消失。

所以他想用這種有意無意偷拍的方式,一點點的營造給大眾一種晏北州與南嶼溫是極其默契的合作伙伴,且公正公開坦蕩的印象。

而作為晏北州太太的赫瀾,又不能發作。

一旦生氣惹出事,那他就更有把柄做文章,造謠他們夫妻早已不和的事實。

雖然一件事不足為懼,但事情多了呢?

這樣一來,如果今后晏北州與南嶼溫聯姻,大眾也不會覺得是南嶼溫是小三,只是日久生情罷了。

他們所有人都在算計著赫瀾。

今天輿論的效果,讓南先生非常滿意。

可就在第二天。

令南先生萬萬沒想到的是,一直被他瞧不起的那位晏夫人,居然將了整個南家一軍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