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佳小說 > 詭醫嫡女超兇,九州煞神都跪了 > 第563章 戲魂—又何必非來招惹我
  等賓客都走了之后,下人把剩下的東西捧回了柳云夢面前。

  柳云夢氣得把那些東西搶過來,直接摔到地上,還用腳踩了許多下。

  金銀倒沒什么,但那些首飾卻被她踩了個稀巴爛。

  柳大人看不下去了,大聲斥道:“簡直胡鬧!給我停下來!還嫌不夠丟人的嗎?

  當初我不讓你嫁戲子,你非要嫁戲子。

  嫁也就罷了,你不想讓他再唱戲,就別張羅這種事情。

  你當京中那些人是沖著你的面子來的?

  你當那些夫人小姐還有在朝官員們當真看得上咱們柳家?

  他們看中的不過是你母親的娘家,是你在皇后娘娘跟前的臉面。

  你把人叫來了,那就大大方方的讓人家好好聽戲。

 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心里那些花花腸子,自以為嫁了京中最俊的男子,自以為所有人都羨慕你,能看到你跟他在一起,那些姑娘們還會嫉妒。

  所以你就想時不時地拿出來顯擺顯擺,想看到她們心難受的樣子。

  想讓她們羨慕你,更想讓她們覺得不如你。

  那你倒是把戲給做足啊!為何做到一半撒了潑?”

  柳夫人在邊上緊著勸自家男人,一個勁兒地說:“云夢不是有意的,她就是脾氣不好。”

  “脾氣不好也是你慣的!”柳大人跟夫人也發了火,“當初我不同意她嫁個戲子,最后是你說的情讓她嫁了。還說什么讓那戲子當上門女婿,將來我們老了也有依靠。

  我要什么依靠?我沒他們我也能給自己養老送終!

  唯一的女兒嫁了個戲子,你們知不知道朝堂上有多少人在笑話我?

  我強忍著這些人的笑話,想著只要你們娘倆高興就行了,我沒關系。

  可是你看看她,你看看她現在成了什么樣子?

  在這樣的場合直接掀桌,還罵了那些賓客,你們可曾想過,經此一事之后,整個京城都要指著我們柳家來罵!這回可真是丟人丟到家了!”

  柳夫人也覺得丟人,但她還是想護著自己的女兒。

  她沒有跟柳大人爭論,只是扭頭去看臺上的顧清池跟南星河。

  姚軒感覺那柳夫人的目光刁鉆地盯到自己身上,那眼神兒里是帶著刀子的,恨不能把他一刀一刀給凌遲掉。

  小生又往他身前擋了擋,這讓柳夫人更生氣了——“你擋什么?我還能吃了他不成?

  顧清池,你已經跟我的女兒成了婚,你是有家有室的男人,你得知道自己該干什么不該干什么!你得知道你的一舉一動會看在多少人眼里,會給我們柳家帶來什么閑話!”

  柳夫人很生氣,她往前走了幾步,狠狠地指了指顧清池,以及他身后的人,“你們兩個,別以為我沒聽到外面那些瘋言瘋語。原本我也不愿讓一個戲子進門,但是沒辦法,云夢喜歡,我們家只能勉為其難地接受。

  我想著你顧清池從小無父無母,跟著下九流的戲班子到處討生活,應該是過夠了苦日子。

  但凡你是個聰明人,都會好好抓住這個讓自己翻身的機會,跟云夢好好過日子。

  今日云夢邀請賓客到你這顧府來,原也是因為你這府里搭建了戲臺。

  你只要好好表現,不但能賺到許多錢財,還能在京中官邸再搏一搏名號。

  可是你們倒好,在大庭廣眾之下就竊竊私語,絲毫沒將這樣的場合放在心上,更沒將云夢放在心上。

  也別怪云夢發火,這樣的事情換了誰都會發火。

  顧清池我問你,方才在臺上你一次又一次同你身后那人說話,都說什么呢?”

  顧清池輕輕蹙眉,聽著柳夫人的問話,什么都沒說。

  柳大人見他不說話,又是一聲冷哼。

  他仰頭看著顧清池跟南星河,眼中滿是不屑與輕蔑。

  “還能說什么,不過就是戲班子里的那些齷齪事。

  我早就說過,下九流的東西,干的也都是下九流之事,登不了大雅之堂。

  不過是供人消遣取樂的玩意罷了,只有咱們家的傻姑娘將他捧在手心里,放在心尖上。”

  姚軒看著下方的柳家夫婦,能看得出來他們壓根兒是一點兒都看不起顧清池的。

  之所以同意顧清池與柳云夢的婚事,也是因為柳云夢的堅持。

  估計這種堅持也是一哭二鬧三上吊,柳家夫婦拿她沒辦法了,才點的頭。

  他現在在這個名叫南星河的人的身體里,他能很清楚地感受到南星河的悲傷。

  雖然沒有掉眼淚,但越是這種不哭不鬧的悲傷,越讓人覺得難受。

  顧清池似乎能感受到南星河的這種難受,他將一只手背了過來,在南星河的手上用力捏了一下。

  南星河倒沒怎么樣,姚軒卻感覺快要受不了了。

  他現在在南星河的身體里,他對南星河遭遇到的一切已經不能用感同身受來形容了。

  他實實在在就是身受!

  顧清池捏南星河的手,就跟捏他的手一模一樣。

  一個男人,帶著這樣的情緒來捏他的手,姚軒覺得自己有些接受不了。

  但他又能感受到南星河是可以接受的。

  兩個戲子,一個唱花旦,一個唱小生,長時間在戲臺上唱著你情我愛,悲歡離合的戲碼。

  難免日久生情。

  他想,他已經明白顧清池跟南星河之間的關系了。

  很明顯,柳家人也明白了。

  他聽到顧清池說:“柳大人跟柳夫人既然如此看不上在下,那在下請求與柳小姐和離。

  或者是柳家來休掉我。

  我是上門女婿,女方應該是可以主動將我休掉的。

  這樣對柳小姐的名聲也會好一些。

  我與柳小姐成婚快兩年,只有夫妻之名,并未有夫妻之實。

  這一點柳小姐大可以對外去說,只管將責任推到我身上就好。

  我愿承擔所有罵名,只望柳小姐日后能夠真正覓得良緣,找一位門當戶對的夫君。

  我與柳小姐,實在是不適合的。”

  “你住口!”柳云夢突然大聲喝斥,“你在胡說八道些什么?我們在大婚當日就已經圓房,你只是喝多了酒忘記了而已。

  不要再說這樣的胡話,我是絕對不會與你和離的,更不會休了你。

  顧清池,這輩子你生是我的人,死是我的鬼。

  我不管你心里有沒有我,只要我心里有你就夠了。

  咱們是在官府備過婚書的夫妻,是一家人,沒有人能把我們分開。

  我不管別人看不看得上你,只要我看得上你就夠了。”

  柳云夢說到這里,又朝著南星河看了過來,“至于你,你若想顧清池過得好、若想你們清音班能在京城繼續待下去。就管好你自己,不要再讓我瞧見。”

  南星河心里有氣,往前走了一步,開口道:“打從師兄與柳小姐成婚之后,我便再也沒見過他。今日之所以有這么一出戲,也是因為柳小姐執意要辦宴,要我師兄登臺。

  我與師兄這一出戲,是賓客點的,是你們柳家派人到清音班去請我們過來的。

  柳小姐,若你不想再看到我,下次就不要到清音班去請人。

  清音班無意與你們見面,你也莫將這些罪名都扣到我師兄頭上。

  當初你執意嫁他,為達成目的那樣禍害清音班。

  讓我們這些在京城無根無勢之人,想留不能,想走也不能。

  師兄為了讓大家都活著,才點頭迎娶你。

  之后的日子,你們關起門來好好過就是了,又何必……非來招惹我……”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