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佳小說 > 閃婚!寵她上癮! > 第382章 無地自容

正是上班早高峰,其他幾輛車的司機也都沖了下來,查看自己的車況后,也都不滿的沖阿木娜嚷嚷了起來。

阿木娜人生經歷過的黑暗時刻不少。

昨天她還在覺得自己無地自容呢,沒想到今天才叫真正的修羅場。

大街上人來人往,她躺在地上,幾個男人對著她唾沫橫飛。

每個人都在無情的指責她,咒罵她……

看不見第一輛黑車是什么,但面前的這輛能看見。

透過那些男人的腿縫,她看見了輪胎上的標識,奔馳。

萬澤說了,這種算b級豪車,中產開的。

她沒有保險,光這一輛車,都夠她傾家蕩產的了。

現在不光頭暈,胃里也開始翻滾了。

不知所措造成的應激反應讓阿木娜想吐,她好嫌棄自己,怎么這么沒用?怎么這么蠢?要不要告訴萬澤?他會不會也嫌棄自己?

正天昏地暗,“阿木娜,是你嗎阿木娜?”

好在這時出現了個熟悉的聲音,楚曦居然扒開那幾個男人出現在了她眼前。

“你怎么樣?摔得嚴不嚴重?能不能起來?用不用我送你去醫院?”

“好了,你們都別再吵了,她也不是故意的,又沒說不陪你們,嚷嚷什么?”

見有漂亮體面的人認識她,來幫她說話,大家終于閉了嘴。

阿木娜被楚曦扶著坐了起來,她好像突然緩過來了,腦子清醒了很多,轟鳴感也離她遠去了。

“楚小姐……”

楚曦說:“我在車上看著像你,趕緊跑下來了,沒想到真是你,你還好嗎?”

“沒事,”她緩緩站了起來,活動了一下四肢。“就是……”

戰司晏也撥開人群走了進來。

“不用擔心,沒多大事,我已經叫人來處理了,走我的保險就行。”

楚曦眼神和善的沖她點了點頭。

“對,你不用擔心,只是很小很小的交通事故,不算什么的,我們的車子有保險,走我們的保險就好了,你不用管。”

阿木娜沒考過駕照,不懂保險。

“可是這么多車,要花很多錢吧?”

“保險就是專門用來出事的時候理賠的,保險公司掏錢,我們一分都不掏。你不用害怕。”

說話間。戰司晏已經幫忙把她的電動車扶了起來,跟幾位司機談話去了。

也許是他太過體面,給人的感覺太好,也許是他身份地位實在太尊貴,幾個司機全然沒了剛才的囂張跋扈,跟他說話一個比一個客氣,就差卑躬屈膝了。

看著他們和善的兩口子,阿木娜鼻子一酸,又想哭。

“對不起,給你們添麻煩了。”

楚曦溫柔地幫她正了正頭盔。

“胡說,大家都是朋友。這點小忙不算什么的。我看你好像臉色不好,是不是身體哪里不舒服?要不今天暫時不上班了,我送你去醫院吧。”

阿木娜不要去醫院。

在她眼里,醫院就是個砸錢的無底洞。

除非難受的不能忍,不然她不會去的。

何況,她剛剛差點釀出大禍,哪里還有臉再去醫院待著休息。

“沒有,可能是嚇著了,緩一會兒就好了。耽誤你們上班了。”

楚曦又說她:“阿晏跟萬澤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兄弟,你是萬澤的好朋友,那也就是我們的好朋友。不要再說這種客氣話了。”

楚曦安撫了她一會兒,戰司晏那邊已經把問題解決了,大家紛紛開上車走了。

他過來,動作親昵的把楚曦的肩膀一攬。

“怎么樣,沒什么事吧?”

楚曦溫柔地摸了摸他手:“沒事。就是嚇著了。緩一會兒就好了。”

戰司晏也溫柔的看著阿木娜。

“一分錢沒花,這不是都走了嗎?別有負擔。以后再遇到這種事,直接給楚曦打電話。只要你人沒受傷,其他都不是事兒。”

阿木娜感激的目送他們離開,騎著車又匯入了車流。

看著她離去的小小背影,楚曦嘆了口氣,仍舊不放心。

“我總覺得她今天看起來怪怪的,估計是身體不舒服還在強撐上班。還是跟萬澤說一聲吧。”

阿木娜正在送外賣,手機響了。

這回她得到教訓了,把車子穩穩停到路邊才接。

萬澤冷沉的聲音傳來:“你在哪兒?”

他很少用這種語氣跟她說話,阿木娜嚇了一跳。

“我在長江南路,怎么了?”

“把手里的單子送完給我發定位,我去找你。”

半小時后,兩人在路邊碰了面。

還沒靠近,阿木娜就被萬澤嚇到了。

第一次看見他生這么大的氣,臉色黑沉的像千年玄鐵,步伐凜冽,沖過來抓她的時候,都快把她撞倒了。

“萬澤……疼……”

萬澤不說話,把她的電動車鑰匙一拔,扯著她就往馬路對面走。

“去哪?我的車子!還有訂單沒送呢,你要拉我去哪兒?”

萬澤仍舊不說話,直至把她拉到了一輛邁巴赫車旁,塞進副駕,系上安全帶,把車開上路,這才開口。

“每天早上分開的時候我都跟你說什么了?”

語氣實在太像訓斥小孩,阿木娜:“……”

“說話!我跟你說什么了!”

見她不說話,萬澤聲音猛然加高,把阿木娜嚇了一跳。

“慢一點,一切以安全為重……”

“還有呢!”

阿木娜聲音小小的:“遇到事情第一時間給我打電話。”

萬澤怒吼:“原來你記得住?我他媽以為你是傻子呢!你今天干什么好事了?”

阿木娜一愣,臉瞬間漲紅了。

她沒想到楚曦會跟他說。

想來也是,她都說了他們是好朋友,怎么可能不跟他說?

不是埋怨楚曦多嘴,而是真的很嫌棄自己的無能,給人家添亂。

“對不起……”

“對不起?你對不起誰了?是對不起我,還是對不起楚曦他們了?”

阿木娜想了想:“都對不起。”

萬澤差點被她氣死,扶方向盤的手都開始發抖了。

“你他媽……阿木娜,你成心想氣死我是不是?氣死我對你有什么好處?告訴你!誰都沒有對不起!你對不起你自己!”

“天天想著那一單三兩塊的傭金,整天為了那三五百塊錢早出晚歸,今天還差點把命搭里頭,你真是活的不耐煩了!到底什么時候才能真正明白我的話?”

“錢是賺出來的,不是拿命換出來的,更不是用你這種方式換出來的,到底什么時候能明白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