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佳小說 > 十日終焉 > 第1078章 扛一半
    楚天秋望著陳俊南走進的房間,那里面的門上居然寫著個「子」。
    找尋類游戲。
    這究竟是陳俊南有意為之還是湊巧碰上?自己的「天行健」在「找尋類」游戲里根本發揮不了作用,就算發動神力把場地拆了也不見得能獲得勝利。
    如果真的進入到了房間,以陳俊南這種亂來的性格一定會想辦法和他賭命,這樣就算殺不了自己也足夠他拖延時間了。
    “來啊小楚。”陳俊南咽了下口水說道,“不是要殺我嗎?”
    現在對于陳俊南來說同樣是孤注一擲,己方的顯示屏已經被毀,接下來要怎么才能保證這場游戲勝利?
    “不……不能說「勝利」,只能想辦法選擇「不輸」。”
    陳俊南想到這里微微揚了下嘴角,自己也去打碎對面顯示屏不就得了?
    雙方一旦拖到時間結束,只能靠顯示屏破碎之前的積分決出勝負。
    齊夏已經獲得了將近二十分,難道楚天秋也有這么多嗎?
    陳俊南確定了戰術回頭就跑,可一打開門就發現文巧云攔在了身后房間中,她看起來并不想繼續前進,反而是接受到了什么命令守在這里。
    他心說不妙,趕忙從轉身從左側離開房間,又去查看前進的路線,可通往「河道」的房間又有趙醫生。
    甚至連猜都不用猜,陳俊南就能知道其他的房間里面還堵著許流年和燕知春。
    “媽的……你們都來了?!”陳俊南此時才終于意識到對面發動了總攻。
    可是己方人呢?
    章律師呢?甜甜呢?鄭英雄呢?
    最關鍵的是……齊夏呢?
    片刻之后陳俊南就大體得到了印證,在自己去不了的房間中,章律師、齊夏和甜甜很有可能和對方一起困在游戲中了。
    這場游戲里只要有兩個人被困在游戲中,則這個房間的四扇「門」全都會上鎖,甚至連借路去往「河道」都做不到,儼然是一條「死路」。
    一旦對方真的在己方建立起了這樣一道用「死路」搭建的「防線」,這場游戲就連百分之一的獲勝機會都沒了。
    “先打碎我們的顯示屏再攔住我們的人……確實有兩下子啊。”陳俊南虛張聲勢地說道,“可你不覺得老齊不在這里嗎?你不害怕嗎?”
    “可惜。”楚天秋說道,“齊夏跟燕知春困在了一場游戲中,他在這個時間段沒有辦法做任何事,這場游戲是我贏了。”
    “小楚……你好狂啊。”陳俊南說道,“要不是張山那小子的能力罩著你,小爺高低和你比劃比劃。”
    楚天秋聽后伸手摸了摸自己胸前的項鏈,又抖了抖披在身上的衣服,無數腥臭的血液開始緩緩滴下。
    “就算沒有「天行健」又能改變什么呢?我身上帶著的一百多顆眼球讓我無所不能。在這里只有「癲人」才是最接近「神」的存在。”楚天秋盯著陳俊南說道,“你一個「替罪」究竟要怎么才能在這里贏過我?”
    陳俊南知道楚天秋說得不假,拼「回響」自己不是對手,拼「腦子」自己也不見得能夠占上風,想要從楚天秋手中拿到「字」,他只能選擇拼武力。
    可楚天秋又使出了「天行健」,幾乎是將所有的道路堵死了。
    現在陳俊南被逼到走投無路,只能盡可能地解決眼前的難題,拖到齊夏回來處理這件事。
    可是自己能怎么做?
    “等等……”陳俊南忽然瞇起眼睛,想起當時齊夏在交代完了這件事之后,曾經說過一句話。
    「如果真的發生了這種情況,那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」。
    “這不是已經發生了嗎……?”陳俊南瞪大眼睛說道,“老齊……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    他知道齊夏了解自己,自己每天都想做的事既不是「穿墻」也不是「吵架」。
    而是「替罪」。
    “那小爺可就要出奇招了……”陳俊南喃喃自語地說道,“我就信鄭英雄那小孩一次……說不定我現在已經「回響」了呢?”
    楚天秋聽后瞇起眼睛,不知陳俊南到底要如何用「替罪」解決眼前的狀況。
    可下一秒他就發現陳俊南將目光挪向了地面上的喬家勁。
    “小楚……今兒你可瞧好了,小爺的「回響」是他媽「召喚老喬」啊。”
    話音一落,陳俊南的臉頰陡然開裂,霎時間鮮血四濺,他忍住疼痛悶哼了一聲。
    “老喬,你的傷小爺扛了……”
    短短幾秒的功夫,陳俊南渾身上下如魚鱗般層層鋪滿傷口和淤青,沒一會兒又一口鮮血噴到了地上。
    他感覺喬家勁沒被打死簡直是個奇跡,這些傷勢還沒完全扛下,自己都感覺要遠離這個世界了。
    “我操……”陳俊南咬著牙說道,“老喬你這傷……咳……”
    又是一大口鮮血噴到地上,陳俊南整個人都開始晃晃悠悠,險些摔倒在地。
    楚天秋看后不由地露出笑容:“陳俊南……你這個「替罪」和「自殺」有什么區別?只是省得我動手了。”
    此時陳俊南才發現自己確實有些莽撞,如果將喬家勁身上所有的傷勢全都轉移到自己的身上肯定必死無疑。
    對于一個不經常挨揍的人來說,光是這扎心的痛感都能讓他昏過去。
    本來是想讓喬家勁站起來拯救一下自己,可現在自己在喬家勁醒來之前馬上就要自殺了。
    現在話都放出去了……還能怎么辦?
    “早知道你傷得這么重小爺耍什么帥啊……”陳俊南咳嗽了幾聲又開始思考接下來的策略。
    在這種容易懵逼的時候,老喬有老喬的策略,老齊有老齊的策略。
    而作為陳俊南,他也很快確定了屬于自己的策略。
    那就是這次暫且扛一半兒,剩下的下次再扛。
    “不……不行了……”陳俊南說道,“要不然就扛這么多吧……小爺感覺在這里站著不動都要被打死了……我還有個會要開,失陪一會兒。”
    陳俊南還想說什么,整個人又感到一陣眩暈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    楚天秋看著陳俊南這收放自如的「替罪」,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么評價,本身是一個重傷的喬家勁加一個生龍活虎的陳俊南。
    「替罪」發動之后變成了兩個受傷站不起來的人,到底該怎么形容這個能力?
    “倒是給我省事了。”楚天秋從口袋中掏出一根鏈子,攥成球之后猛然朝著陳俊南丟了過去。
    陳俊南大呼不妙,用盡渾身力氣翻滾了一下,恰好躲開了那如同流星一般地鐵鏈。
    鐵鏈發出巨大的聲音,深深地嵌入了地面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