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佳小說 > 獄龍入江 > 第1237章 母女團聚
秦江的出現,讓面積高達上千畝的帖木兒汗王府,變得威壓重重,宛如十萬大山懸浮天空,讓人精神和壓力都達到了極致。
這還是為了保護凡人陳羽凰,秦江在刻意壓制。
若沒有這娘倆,秦江飛臨汗王府上空時,地面的一切就已經灰飛煙滅了!
但秦江的太憤怒了,壓制沒有太多效果,釋放的內息也足以媲美天道境初階了。
“什么?秦江!怎么是你!”
為首壯漢臉色大變,他只是天至尊,面對秦江就如宗師面對天至尊!
最讓四人恐懼的,秦江竟然從二重天出來了,他沒死!
怎么回事!
秦江是凡間尤其是夏國九州的信仰啊!
他們靈虛派一方剛用一年,讓所有人都相信秦江死了。
如今這人的出現,絕對會讓夏國十幾億民眾振奮!
幾年努力功虧一簣!
這是最可怕的!
十幾億同仇敵愾,絕不是他們想看到的結果!
“快點將陳羽凰釘在困龍樁上,快!”為首大漢對身邊三人吼道。
他已經搞清了一切,半天前擅闖邊境的超凡天人是秦江!
他來救女兒和陳羽凰了!
可以想象,前去查看的那一千多天人肯定已經灰飛煙滅了。
不然秦江不可能跑來這里,還沒有人追來。
可他們誤會秦江胸前那灘血跡了,以為是和上千天人對戰傷到了自己。
他們覺得,秦江依舊是天道境初階,實力和上千天人一樣。
其實秦江是因為太過于憤怒,血氣翻涌所致。
所以,壯漢覺得只要將陳羽凰釘在困龍樁上,秦江就只能干瞪眼,畢竟一旦陳羽凰被釘在上面,她的魂魄就會被吸附。
非大道境強者不能救!
身邊三人得到命令后,也不敢遲疑,一手按住陳羽凰的胳膊,一手掄錘!
轟隆!
秦江從指間彈出一道氣勁,在眾人還未反應過來時,將陳羽凰罩住,讓其免收自己威壓的傷害。
氣勁罩宛如天鐘,將陳羽凰罩在其中。
而她身邊的四個壯漢就沒那么好運氣了,頃刻化為血霧。
“秦......秦江是你嗎?”陳羽凰終于抬起了頭。
她剛才已經虛弱的眼睛睜不開了,腦子里想的全是小糯米。
沒有感觸到秦江的到來,因為虛弱的她,已經沒有精力顧及其他了,處于瀕死邊緣。
直到陳羽凰被秦江的氣勁罩罩住,磅礴靈韻慢慢滋養她的身體,才讓她生出一絲力氣,緩緩抬頭,直到視線漸漸變得清晰。
陳羽凰的眼淚瞬間流下。
只見虛空之上,小糯米在秦江懷里熟睡,而秦江則是看著陳羽凰,兩人目光對視。
陳羽凰激動、哀怨、憤恨,最后全部化成了想念的淚水。
五年來,她對秦江的恨早已消失,因為小糯米的存在,將秦江當成了世上唯一的親人。
無數個黑暗的日夜,陳羽凰都會透過很小的窗戶看向天空。
對著繁星點點祈求,希望能再見見這個男人一面。
哪怕見過之后,她立刻死,或者立刻被秦江拋棄,她也知足了,這是一種執念,為女兒,為自己。
尤其被打的遍體鱗傷時,能撐著她咬牙堅持下去,也有這其中的原因。
她想確定秦江是否活著!
而秦江只是一個表情,心疼的愧疚!
如果不是因為他,陳羽凰不會遭受五年的非人虐待。
一個富家女哪吃過這種苦?懷著孩子夠辛苦了,還要整天擔驚受怕,受盡虐待!
“我是在做夢嗎?秦江,真是你嗎?”陳羽凰淚眼婆娑,淚水模糊了雙眼。
這一刻,她太想秦江了,太想女兒了。
一個五年沒見,一個半年沒見,兩個最親的人。
可她怕是幻覺。
“是我......”秦江嘴唇輕啟,嘴里有很多話,道歉或者愧疚,最終全部化為這兩字。
可這兩字,也好似用盡了秦江所有力氣。
陳羽凰對他太特殊了,糾葛也最烈,秦江出獄時,從未想到,他會和一個起初最討厭自己的女人有孩子。
“爸爸,你怎么又哭了?”秦念夏正在熟睡,被秦江低落的熱淚弄醒了。
在鷹澗山時,秦江怕飛的太快導致女兒眩暈,讓她睡著了。
今天小糯米睡的格外香。
秦江捏了捏秦念夏的小鼻子,憐愛的微笑道:“念夏,你看那是誰?”
他一邊朝陳羽凰指,一邊緩緩落下。
“媽媽?媽媽!”秦念夏頓時驚訝,小手不停朝陳羽凰方向揚,示意要抱抱。
這一幕,直接讓陳羽凰癱坐在地上,哭聲大起,那是緊繃的神經徹底放松的表現。
確定了,真是秦江和女兒,她沒有產生幻覺!
五年了,她第一次有了溫暖的感覺,有了安全感。
仿佛秦江的到來,已經讓她無所畏懼。
“寶貝,我的小糯米,我的女兒!嗚嗚......”
陳羽凰哭的顫抖,坐在地上朝秦念夏張開雙臂。
“媽媽,你沒說錯,爸爸還活著,帶著小糯米來救媽媽了秦念夏張開小手,撲進了陳羽凰懷中。
“我的小糯米,我的女兒,嗚嗚......”陳羽凰哭的撕心裂肺,將女兒死死抱在懷中,仿佛再也不想分開了。
雖然她已經沒了力氣,但她依舊將小糯米抱了起來,不停地親吻她的額頭,用最直白的動作訴說母愛。
“媽媽不哭,小糯米心疼秦念夏不停給陳羽凰擦淚水,心疼的眼淚,從水汪汪大眼睛中流出。
秦江站在旁邊,看著陳羽凰母子,眼角濕潤。
他不敢想象,五年來,這對母女怎么熬過來的!
可陳羽凰將小糯米抱在懷中沒幾秒,天空東面就出現了一道魁梧的身影。
“秦江,你的命可真大啊!”
“沒關系,逃出了二重天,你可以死在這里!”
帖木兒手持一柄巨斧,站立在天空之上。
隨著他一聲咆哮,音浪震懾四方,上百位混元境高手出現在他身后,宛如烏鴉遮天蔽日。
產生的殺意,冰封了周圍一切,浩蕩威勢直逼秦江而來。
陳羽凰哭聲一停,這才發現秦江胸前那一灘血跡,她的心臟猛地一顫,精神再次緊張起來。
秦江受傷了!
他還不是真無敵!
這是陳羽凰的第一感覺,也是帖木兒的想法。
覺得秦江二重天之行不順利,否則上千天人怎么可能傷到他?
“秦江,你快帶小糯米走,快!”陳羽凰抱著秦念夏想沖出氣勁罩,想將女兒交給秦江。
她現在已經如愿了,只要秦江能帶走女兒,只要兩人還活著,她死而無憾了。
可秦江卻是輕輕揮手,又給母女加厚了氣勁罩,將兩人困在中間保護。
隨即召喚出人皇劍,看向陳羽凰,一字一句道:“今天,我會帶你們母女一起走,但這之前,這些曾經欺負你們母女的靈虛派畜生,我會讓他們付出千萬倍的代價!”
“今日,我龍皇帝仙秦江,戮仙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