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佳小說 > 獄龍入江 > 第1238章 斬盡蒼穹
“龍皇帝仙?哈哈,秦江你還真會給自己找尊號啊,一個夜天帝還不夠你裝的?”
“他那是在唬人,誰不知道龍皇帝仙是大道境天人的尊稱?”
“說的是,他上身全是血,一定是在鷹澗山和咱們的人廝殺導致,如果是龍皇帝仙,用得著那么拼命嗎?”
汗王府上空,宛如蝗蟲般遮天蔽日的天人們,將小院團團圍住,哪怕一只蒼蠅都飛不出去。
在他們看來,秦江在二重天一定很不順利,最后被追殺逃離了二重天。
他現在還是天道境初階,加上火毒沒有痊愈,拼了半條命才殺掉了上千天人。
如今過來救陳羽凰不過是強弩之末,只能用龍皇帝仙恐嚇他們,不足為懼!
帖木兒汗王一人就能弄死夜天帝!
所有人都振奮了!
殺了秦江在靈虛派中絕對是大功一件,等靈虛派掌教下界,一定會嘉獎他們!
可惜,他們壓根不知道,朝秦江其實是因為心疼和愧疚,才導致氣血翻涌噴發。
這幫人已經斷絕了七情六欲,無情無義,他們不懂凡人的復雜情感。
就像人不會去猜測一只螞蟻的感情一樣,天人不懂凡人的情感,而秦江雖然成就了大道境,但七情六欲依舊和凡人無異。
因為他就是為凡間而生!
帖木兒站在眾天人前方,俯視秦江如螻蟻,威壓浩瀚:“秦江,知道你為何成為甕中之鱉嗎?因為你的羈絆太多,考慮的太多,掛念太多!”
“你總以凡間所有生靈安危為己任,倒是受盡了凡間尊敬,可你有那個能耐帶領他們贏嗎?”
帖木兒手握巨斧高高在上,對秦江幫助凡間的行為很不屑。
覺得秦江今天插翅難逃,所以才敢如此自信的教訓秦江。
他覺得如果他是秦江,即便親人、愛人、朋友、甚至女兒面臨生命危險,也不該前來營救。
應該以大局為重,這樣或許還有可能為凡間博得一線生機。
現在的秦江毫無希望!
因為他太像一個人了,不是一個天人!
“秦江,帶著孩子走!”
“能見到你一面,看著咱們女兒還活著,我已經死而無憾了!”陳羽凰不停沖擊氣勁罩,想將女兒送出去,讓秦江趕緊想辦法離開。
她當然也想和秦江一起逃離拓跋國,可多一個人,就會讓秦江多一分麻煩。
她們母女倆,秦江一手抱住一個,怎么抵抗對方的狂暴攻勢?
“嗚嗚......爸爸,媽媽這五年比我辛苦多了,留下小糯米,求爸爸帶走媽媽......”
秦念夏不停搖頭,眼淚再次流出,哭聲十分可憐和不舍。
秦江聽到后心都碎了,他和陳羽凰生了一個好女兒啊,才五歲就知道媽媽的辛苦。
這讓秦江想到了以前,他和母親魏嵐一起逃走的苦難日子。
他們母子的苦難,怎么會再讓陳羽凰母女再遭受一遍呢?
“小糯米放心,爸爸不僅會帶你離開,還會讓媽媽和你在一起,忘了你給爸爸說的了?你要騎在爸爸脖子上去看大海,帶著媽媽去吃遍全世界的美食?”
“爸爸向你保證,等將靈虛派從九天十界抹去,一定會完成你們娘倆的愿望!”
話落,秦江拔地而起,直沖云霄,宛如沖天巨劍般劃出一道恐怖的氣浪,將整個汗王府夷為平地!
方圓幾十里,只剩下被氣勁罩保護的陳羽凰娘倆。
“混賬!”帖木兒看著自己的汗王府成了殘垣斷壁,雙眼怒睜,握住巨斧的手青筋暴起。
汗王府內有他搜集的上百顆靈石,耗費三年從世界各地掠奪而來,能幫助他滌煉仙骨,讓肉身更加精純,其中還有世界各大山脈的鎮山石。
里面蘊含的靈韻,可以用浩瀚形容。
如今,秦江沖天狂暴,直接將這些寶貝全都摧毀了!
帖木兒的怒血翻涌,放聲咆哮起來:
“你敢毀我汗王府,壞我靈石,那我就毀你仙根,在你臨死前,我會當著你的面把這個小畜生煉化成藥材!”
“你老婆陳羽凰,我會讓拓跋國一些野蠻人輪流欺負,當著你的面!”
帖木兒的雷霆咆哮響徹在虛空,宛如惡龍咆哮。
他真的憤怒了!
知道秦江這是有意為之!
“原本想直接將你們這群畜生灰飛煙滅,看來,還是便宜了你們秦江眼睛一瞇,氣息狂暴而起。
身后再次出現了人皇劍。
劍身錚錚出龍吟,光芒萬丈如天河。
秦江把人皇劍握在手中,從鷹澗山吸收的上千天人的靈韻,全部祭煉了人皇劍。
劍鋒變得更加鋒利,寒光照王庭,劍氣縱橫三千里!
“還在嘴硬,還在妄圖用虛無之言震懾我們!”
“你只是一個受傷,身負熱毒的廢人,我一人足矣殺你!”
“但,你這種人,不萬劍穿心,不足以平我之怒!”
“祭劍!”
帖木兒一聲暴喝,身后幾百名天人手上各自出現了一柄長劍。
剎那間,五百多柄神劍的劍芒將天空照耀,一片刺眼的白。
五百多名天人,同時揮劍。
轟隆!
劍氣如龍般縱橫飛舞,在空中劃出一道道閃亮的弧線。
他們身上散發著強大的氣息,仿佛是化身為劍的神靈,肆意揮舞著手中的兵器。
而帖木兒揮動巨斧,一道如真龍吞云般的氣勁,卷攜著可怕的殺意狂暴而出。
劍氣和霸道之氣交織在一起,形成了一股強大的能量,如山崩地裂般巨大,帶著毀滅一切的力量向前沖擊。
“想將我們靈虛派從九天十界抹去?那我們先抹去你!”
“不自量力的小丑,有真武轉世加持又如何?還不是讓我們種下了火毒,半死不活?”
“眾人以為你是救世主?那我們就把你的人頭送到夏國,倒要看看那幫螻蟻還要不要繼續抵抗!”
天人們興奮異常,對他們來說,秦江從二重天逃出來未必不是一件好事。
只要殺掉秦江,那夏國九州心中幻想的那一點希望,也會隨之徹底破碎!
陳羽凰看著天空劍氣交織的恐怖場面,放聲嘶吼,“秦江,你個混蛋快點躲開,躲開啊!”
“咱們的女兒好不容易有爸爸,我不想她再失去你啊!”
“秦江,我求你了,帶咱們女兒走吧,求你了!”
她現在滿臉淚痕,如果知道秦江如此拼命,她一定會在秦江來救自己前為就死去。
眼前這幫天人,有一百多人是混元境以上的強者啊!
鷹澗山那一千人只是天至尊和天人,比眼前這幫人弱多了!
秦江對付那一千人就已經受傷了,面對這幫天人,他沒有一絲勝算!
可陳羽凰知道秦江不是那種丟下妻兒逃跑的人,太倔強了!
“嗚嗚,我不要見爸爸了,我只想爸爸活著......”
小糯米哭喊,她不知道雙方的實力,看媽媽如此撕心裂肺,也跟著擔憂起來。
她覺得是自己求爸爸來救媽媽,才讓爸爸陷于危險之地。
“羽凰,小糯米,我說過今后會護你們一世,那就一定會做到!”
“我說過,那些欺負你們發的人,一定會受到千倍萬倍的痛苦!我會將他們的神魄困在困龍樁內,祭煉千年,讓他們在千年的日夜里,每時每刻都受神魄撕裂之痛!”
“劍氣破空,斬盡蒼穹!”
秦江手握人皇劍,面對著這股浩瀚可怕的攻勢,卻絲毫不畏懼,連續揮劍。
劍氣如織成的蛛網不斷擴張,與五百多名神仙的劍氣相互碰撞,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鳴聲。
突然間,天地間一片混亂,蛛網劍氣橫割幾百道劍氣,繼續撕裂空氣橫突。
“什么?這怎么可能!”帖木兒見他們的劍氣,宛如豆腐般被秦江的劍氣切割消泯,整個人為之一顫!
“他不是天道境初階,他是大道境了!”
“他真成就龍皇帝仙了?那豈不是二重天的靈虛派全部被他殺了?”
“跑!快跑!他的劍氣太霸道了,留下灰飛煙滅!”
天人們四散奔逃,可秦江的劍氣巨網綿延百里,豈是能逃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