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佳小說 > 重生歸來我攜皇叔謀山河衛清晏時煜 > 第354章 發現時德厚

往日皇后有事,只有林蘭亭在皇城,都會安排他和夏女官一起,他想起來,今日早朝不曾看到林蘭亭。

剛去大理寺監獄,亦是夏女官獨自一人,再想到太子是林蘭亭陪著蕭之安去大魏找回來的。

先前私下與宗正喝酒時,宗正曾透露,林蘭亭上次回鳳昭,是專門為確認一些關于太子的事,好早些將人找回來。

但從皇后今日表現看,她并不想太子回來……

或許,皇后和林蘭亭這對姐弟在太子一事上出了嫌隙,準確說,應是皇后已經不信支持太子的林蘭亭了。

先帝在位時,鳳昭大部分兵權主要落在鎮北侯府,忠勇侯府,林府三家。

林家出事后,先帝收回了林家兵權,并在臨終前,當著他和忠勇侯的面,對先皇耳提面命,讓先皇倚重兩府,也讓他和忠勇侯立誓,誓死護衛蕭家江山。

(解釋:為了方便大家看文,先帝指蕭之安的爺爺,先皇指蕭之安的父親,若有不當,請不必考究,只是為了方便區分而已。)

到后來,忠勇侯府絕后,兵權歸還朝廷,轉手便由皇后交由了林蘭亭,他鎮北侯府由梁永安承爵。

梁永安承爵后親近皇后,而林蘭亭是皇后親弟,等于這兩方兵權都掌握在皇后手中。

若皇后認定林蘭亭與她離了心,定會設法壓制林蘭亭,同樣掌著兵權的鎮北侯府便是最好的選擇。

她要利用鎮北侯府的兵權,與林蘭亭抗衡,甚至除去林蘭亭。

林蘭亭雖得皇后扶持,卻也是年少成名,是個極有謀略的悍將,梁永安不是林蘭亭的對手,他那個外室子,成日眠花宿柳,更是個扶不起的阿斗。

所以,皇后看中了同樣年少成名的福蘇,她要福蘇成為鎮北侯世子,將來接手鎮北侯府。

梁永安被鬼迷了頭,外室子就是他的心尖肉,皇后要奪他心尖肉的世子之位,他怎還會受她指使,去誣陷太子妃?

而皇后既有了這個決定,也絕不會因梁永安的配合就輕易改變主意。

那么,真正讓梁永安誣陷太子妃的原因是什么?

老侯爺眉頭深鎖地一路到了老夫人的房間。

老夫人已經醒來,正靠在床頭,見他這副模樣,忙問道,“又出了何事?”

老侯爺看了眼老夫人眼里的擔憂,恐她亂想,便將獄中見梁永安的事,悉數告知了。

夫妻幾十年,他在外征戰時,她便穩定家中,老妻是他的枕邊人,也是和他共同維護梁家的戰友。

他很是信任她。

老夫人聽完,沉眸沉思良久,“我認同你的猜測,但若這是真的,皇后對付自己的親弟,都這般用盡手段。

那么,為了掌控忠勇侯府和鎮北侯府的兵權,她是不是也做過許多事?

人的性子是天生的,有些人生來就喜歡各種籌謀算計,那么,我們來假設一下,她當年為了鎮北侯府的兵權,一早就看中了我們幾個兒子中,最沒頭腦的梁永安。

為了扶他上位,是否又助他害過別的兄弟?是否這就是她拿捏梁永安的把柄?

珠珠被害,那個引著珠珠去月嬪殿中的宮女,是否是她的安排?

我們再想想,月嬪昨日突然擔下一切罪責,又是忌憚什么,我不信她那樣的人會真的是因為愛梁永安,而獨自承擔一切。

再往前了推,月嬪勾搭梁永安是否也有皇后的手筆?

還是你我之前一直想不明白的事,先帝忌憚林家,卻為何又要讓林家女做了太子妃?

還有忠勇侯府世子的死,與她有沒有關系,老漢,我真希望不是我想多了,我也有些不敢往深了想。”

老侯爺聽她這頓分析,也陷入了沉默,片刻后,道,“山海關那一戰,老五是先鋒突擊。

當時我們爺倆商定這個計劃時,沒有外人,除了受傷昏迷在我帳中養傷的梁永安。”

那個時候,他的長子,次子,四子都已犧牲,身邊只剩梁永安這個老二和老五。

失去孩子的父母,會格外地憐惜剩下的孩子,加之那時候梁永安受傷昏迷,他從不曾疑過他。

如今再跳出父子親情去看,老五做先鋒軍伏擊敵軍的作戰計劃極有可能是被梁永安泄露,導致老五伏擊不成,反被敵軍伏擊而死。

話都說到這個份上,老夫人怎么會想不到,可能是梁永安出賣了自己的弟弟。

她紅腫的眼睛,再度赤紅,“對不起,從前是我太護著他。”

對老侯爺道歉,也是在對自己的小兒子道歉。

老侯爺摸摸老妻的頭,“過去了,莫要再難受了,若剛剛我們推測的是真的,老婆子,我們得保重身體,后面還有硬仗要打,仇還沒真正得報呢。”

若這一切當真都是皇后所為,那她隱藏的太深,也太可怕了。

老夫人聞言,重重點頭,“先前皇后的計劃是扶持福蘇對抗林蘭亭,但因珠珠的事,我們承了太子妃的恩情。

加之你在宮中那番言論,皇后定然已將梁家列為太子陣營的人,我擔心,她用不了福蘇,便會毀了他,免得給太子添助力。”

老侯爺見老夫打起了些精神,立即道,“是,所以,我們兩個老東西得好好護著他們。

但是你瞧著精神頭不是很好,要不要再請大夫來給看看?”

“不用。”老夫人端了端肩頭,坐正了些,對門外吩咐道,“送些吃的來。”

她只是兩頓沒吃東西,吃了東西她一定能恢復許多的,梁家如今有難,她的身子不能給他們拖后腿。

老侯爺見老妻又有當年老母雞護崽的勁頭,心里悄然松了口氣。

熬得稀爛的粥很快被送了來,老兩口一人一碗下肚,天色已經全然黑了下來,老夫人看了眼窗外,嘆道,“不知道太子妃身體何時能好轉,何時能讓珠珠和我們話別。”

老侯爺安慰,“快了,快了。”

心里卻覺得,衛清晏應是裝暈的,其中用意,不難猜出,再瞧今日太子在殿上與皇后的那些話,又覺得梁家擁護太子沒什么不好。

至少瞧著太子是個腦袋清明的,而皇后是決不能再當政了。

被他們念叨的衛清晏和時煜,帶著暗衛一路疾馳到了林家祖墳附近,大家提前下了馬,留下一個暗衛看著馬匹,其余人摸黑跟著衛清晏避開守墓人,進了墓地。

林家祖上本就是大族,整個祖地很大,從外面看這一片風水是極佳。

但風水再好的地方,也難免會有些怨氣,林家祖地和大魏皇宮的冷宮一樣,竟是干凈的不見一絲怨氣。

“不對勁,沒有一絲怨氣。”衛清晏低聲對時煜道,“我去守墓人住的地方看看,你帶幾個人往左邊看看有無異常之處。”

沒有怨氣,極有可能就是怨氣被蠶食了,時煜想到了時德厚,對衛清晏道,“讓他們幾個去左邊,我和你一起過去。”

他記得時德厚便是靠吸食怨氣恢復身體,能吸食這附近怨氣的極有可能就在附近。

衛清晏沒有拒絕,帶著時煜瞬移到了守墓人居住的屋前。

門卻是大開的,屋里一片漆黑。

但衛清晏卻一眼將不大的屋子看了個清楚,屋里沒有人。

她走進摸了摸床鋪,涼的,時煜也點燃了床頭的油燈,看清了屋里的一切。

屋中凌亂,桌上還有吃剩的殘羹冷菜,菜色瞧著不像是在這屋外小灶上做出來的,更像是從酒樓打包來的,且菜色都是上品,價格不菲。

看墓人工錢不多,這樣的菜色,按理他們的工錢是付不起的。

“時煜,你看這個。”衛清晏的聲音響起,時煜端著油燈過去,便見她手里拿著一件燒了一半的女人衣裙。

看墓人大多是男子,怎會有女子的衣裙?且質地上乘。

兩人忙又回到床鋪前,床鋪雖凌亂,卻是細棉布的床褥,端著油燈仔仔細細的查找,在上面發現了幾根女子長發,以及一根掉落在床底的金簪。

由這些發現,可以看出留在這里的女子,不會是窮苦出身,不缺銀錢的女人不會委身于看墓人。

這便可排除,是看墓人的姘頭。

聯想到衛清晏化怨解魔的事已經在皇城傳開,時煜道,“先前住這里的應是時德厚。”

他做了一輩子君王,享受慣了,哪怕是逃亡,也不愿苦了自己,且他是被人救來鳳昭的,身邊說不得就有人替他跑腿。

衛清晏點頭贊同。

時煜又道,“但有人懼怕你能看見怨氣,擔心他的秘密被怨氣泄露,所以,時德厚極有可能是被人接走,用來吸食怨氣。”

“這是林家墓地,若無林家人允許,那么真正的看墓人定是被殺了。”

衛清晏接話,“但守墓人被殺,也不能證明將時德安置在這,與林家無關。”

或許是林家欲蓋彌彰。

時煜頷首,“你可有法子追蹤到時德厚?”